Tag: 人类祖先的进化历程

人类祖先或多地起源

近年来,我国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界在古人类学研究领域奋起直追,表现非凡,成果颇多,在国际学界有了赞誉可观的一席之地。与此同时,新技术的应用也使我国在研究话语体系形成初步建构方面受到广泛关注。

在古人类学研究领域中,因进化阶段有古猿、猿人、能人、直立人、智人与现代人等的专业表述,并被学界广泛共识,同时被广泛共识的还有“人类最早的祖先起源于非洲”。目前有关核心争论的焦点是“现代人类即晚期智人是有别于直立人和早期智人的一个新物种,大概在20万年至10万年起源于非洲。”此说认为并强调,非洲是现代人即晚期智人唯一起源地,于六万至七万年前走出非洲,并逐步替代东亚等地区原有的古老人群,包括“北京猿人”。

研究员高星从古人类学、旧石器时期考古学和遗传学三个领域交叉研究新进展方面,公布了一系列新的研究动态和学术现状。他针对我国河北泥河湾遗址发掘新的进展,重庆龙骨坡和宁夏水洞沟古人类遗址研究等材料的系统分析,结合欧洲直立人到智人阶段尼安德特人的古基因组测序新研究发现,原来被认为已经消失的这一人群,通过4%到近20%的古基因遗存,悄悄保留在我们现代人的基因序列中。

高星认为,以上的“出自非洲说”及“替代说”虽然在学界有其相当部分学者的认同和市场,也有其相当多的古老人群基因数据做论点支撑,但并不能代表最终的科学结论,可视为领域研究阶段性的表述。而后来居上的研究成果和新材料数据的不断被发现披露,使“多地区进化”及“连续进化附带杂交”的核心论述更为可靠。

高星介绍,通过古生态学研究,人类进化并没有跳出自然选择的范围,在古人类的进化发展中,晚期直立人以来人类就是一个生物种群,包括中国地区在内的东亚地区自出现直立人以来,人类的进化是连续的,没有分化出新的物种,不存在演化链条的中断,期间未发生过外来人群对本土人群的替代。他强调,东亚这一地区的古老人群与外来人群发生过基因交流并与时剧增,明显表现出一种有序的融合关系。

人类的进化过程我们的祖先可能来自非洲

我们人类到地起源于哪呢,我们中国人的祖先是什么呢,我想大家也会好奇。根据现在科学家的研究,我们中国人也好,外国人也好,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母系祖先,来自非洲。科学家根据线粒体DNA是只通过母系一脉传递的遗传基因,男性也能从母亲那里继承线粒体DNA,但却无法将它遗传给自己的后代。线粒体DNA一般很难发生改变,平均要过2万年线粒体DNA才会发生微小的异。根据这个特性,从而确定了我们的共同祖先来源于非洲的结论。

我们的夏娃母亲后代,分几拨进入了欧洲,亚洲,美洲,大洋洲,从而演化出了不同的人种。

三四万年前,一支带着M122突变基因的南亚语先民,开始从云南和珠江口进入中国。其中一部分人沿着云贵高原西侧向北跋涉,在距今1万年前到达河套地区,黄河中上游的盆地,我们历史史书中的山顶洞人,或许就是这批先民的后代。

你知道吗?汉人和本出同源!DNA研究显示,汉人与的关系比苗人、越人的关系都要更接近。汉人和的分开,不过是5000年前的事情。

· 华夏56个民族和东亚东南亚各民族,都是由南亚语系的先民分化出来的,因为他们身上都带有M122的突变。

科学家意想不到的是汉人和本出同源,分子人类学家根据研究DNA得到了这一结论。而且,汉人与的关系比苗人、越人的关系都要更接近。汉人和的分开不过是5000年前的事情。

开始从云南和珠江口进入中国。其中一部分人沿着云贵高原西侧向北跋涉,在距今1万年前到达河套地区,黄河中上游的盆地,我们历史史书中的山顶洞人,或许就是这批先民的后代。5000~6000年前,人体内部的DNA又开始不安分。其中一个亚群带着新的突变基因(汉族特有的M134、M117)向东行走,一直到渭河流域才停留下来。他们掌握了农业文明,开始以农耕为生。这个群体就是华族,也就是后来所称的汉人的前身。历史学家说的汉人扩张中不断融合当地人是不对的,因为当地人基本被驱逐了。”比如,分子人类学研究显示,如今的福建人基本上是北方汉人的后代。

生态城是人类进化历程的必然抉择(3)

门头沟生态城将打造一个“紧凑—多样—高效”的三维山城,是一种新的城市形态的进化模型,这种城市建筑把大量复杂结构高度浓缩,它可以只占原来土地面积的1/10,只消耗原来所需能量的1/12可以创建可再生能源系统,实现资源的高效再循环利用,是一种体现创新文化的更高级的城市结构。山体三维建筑相对于中密度社区、高密度社区少占50%的土地,节省45%的基础设施(建筑、道路、园林绿化和公用设施)投资,减少45%的空气污染,减少地表径流水污染,节约14%~44%的能源和35%的水。这种城市一旦建设起来,将是一种将城市进化推向更高层次的革新,对下一步发展会产生深远影响。

门头沟生态城中的交通、生产和生活都将采用节能的方式开展,突出“低碳排放”的主题特色,从而体现节能减排、可持续发展的内涵。在这里,生态城将拥有一个生命有机体的机能———呼吸、代谢、平衡、协调、沉思。城市污水处理池里的养分转化到藻类身上,而藻类可以作为发电原料,处理后的水又注入湿地,滋养树木花草,当树木花草自然枯萎之后,残花败叶又可以进入生物质发电系统制造清洁能源。此外,城市里建有风能电厂,粮田、果园、菜园,能源、粮食都可以做到自给自足……未来生态城中的类似这样的零排放系统,将遍布生态城的角落,从而构建一个崭新的循环经济链。

我们认为生态城应该有八个方面的基本等征:一是多物种共同生存性;二是资源消耗收敛性;三是对自然生态的零扰动性;四是对人类健康的零扰动性;五是对自然环境的自适应性;六是对经济运行的自发展性;七是对人类社会的自组织性;八是城市总体发展的进化性。总之,生态城应该是人类肉体休养生息之所,人类灵魂修练升华之地。

从远古的丛林中走来的人类,其自身成长的模式一直难以脱离灾难与发展的定式。在这一定式中,人类用自身发展起来的科技建造起来的一座座城市,最终有可能成为人类自我的终极坟墓。而生态城市有可能成为人类脱离这一定式的有效选择,生态城也可能成为人类重生的又一个摇篮。

文化永远是城市永恒内涵,是一个城市的灵魂。生态城同样也需要一个灵魂,其建筑形态更需要融入一个生态的文化内涵,为此我们设想:以生命、生存、生活、生产、进化、忏悔与赎罪这六个主题在六个采石场上设计六组建筑,作为生态城的地理标志,也作为生态城内涵的表现形式。

针对门头沟生态城,我们设计了一个以水系统、植被系统、物种养殖系统、废物处理系统、能源系统、交通物流系统、信息物联系统、城市运行系统、产业系统、人居与环境系统、资源协调系统等技术系统构成的技术支承体系。并由此技术支承体系构建起城市的空间结构与城市的生态结构,作为城市生态文化的载体。

我们期待着在地球的某个角落升起一个真正意义的生态城,虽然真正意义生态城的复杂性不是我们今天阐述的理念所能概括,但我们仍然期待着,因为那可能是我们人类真正的希望所在。

生态世界演化着适者生存的准则,人类社会演绎着进化发展的法则。古往今来的社会发展历史告诉我们,在一定意义上讲人类这个系统的进化是与毁灭同生的,如果我们将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看作一个系统的话,那么,进化是系统整体理性发展的必然结果,而毁灭是系统整体非理性发展的结果。而往往系统内个体元素的高度理性会导致系统整体性能走向非理性。回溯那些沉没在人类发展历史尘埃中的民族与国家,他们无不是在历史的关头没有把握住抢占发展制高点的机会。

生存与发展是人类面临的两大永恒的主题。从人类走过的足迹看发展一直是人类主旋律。但今天,分析人类社会所处的生态现状,人类今天所面临的问题不是发展而是生存。是人类整体的非理性发展,导致了人类系统进入发展的边界和极限,在这样的模式下继续向前发展的结果必然是毁灭,那就意味着进化的终止,也意味着新的轮回开始。

站在国家与民族发展的角度,进行理性分析,今天社会发展制高点应该是生态,这也是民族与国家生存的制高点,谁抢占了这个制高点,谁就将占有人类社会下一个发展阶段的先机,谁就有可能成为新的发展阶段的世界领跑者,更明确地说谁就有可能在地球进入生态调控状态时成为可以生存下去的智慧生命。人类今天的发展模式与方向使生态环境发生了突变,从而导致一些无法适应这一环境的物种灭绝。而有一些物种则发生了变异,这在一定意义上也导致了物种的生态链的变异。不同的物种针对环境发生变异的速度不同,快的会对慢的产生生态调控的要求,并使慢的发生灾变。人类不是那个快的,一些细菌、病毒、各种虫子等快速的变异,并由此对人类形成危害,而人类今天的科技发展在一定程度无法应对这样的情况出现。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人类只是一个任由上天审判的罪有应得物种。也就是说,人类科技的发展导致了环境的突变,从而使大量的物种灭绝,也使大量的物种变异,而人类应对环境和其它物种变异的速度无法与之相适应。今天的人类可能就处在一次生态调控所带来的生态灾难之中而不觉悟。

进化是发展,但发展不一定是进化,只有那些在进化的方向上的发展才能引发进化,否则只能导致加速毁灭。人类社会今天大量的行为实际上都不能称为进化,只能说是发展。人类今天如果不调整发展方向,不调整发展的心态,生态城也只能是一个发展的借口,一个让人类继续在毁灭的道路上发展的借口。人类今天要解决地球资源的有限性与人类自身欲望的无限性的矛盾,不仅要依靠科学技术的进步,更要靠人心的修炼与信仰的建立。

今天,人类到了必须要选择生态城作为自己下一个阶段的进化方向,这不仅是形式与技术上的发展,更应是内涵上的进化,人类只有进化才能走完天定的生命历程,否则人类一定是众多灭绝物种中最悲惨的一个。张文波北京山地生态科技研究所所长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