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祖马入狱

南非总统祖马回应调查报告称“不怕坐牢”

南非总统雅各布·祖马5日在监察专员报告公布后的首次公开讲话中说,自己“不怕坐牢”。

南非监察专员办公室2日公布一份调查报告,称发现政府高层可能存在腐败行为的证据,呼吁设立特别调查委员会,专项调查被认为与总统雅各布·祖马关系密切的古普塔家族。

这一家族上世纪90年代从印度来到南非后逐渐建立起一个涵盖矿产、运输、技术和传媒等领域的商业帝国,先前被人指认涉嫌利用与祖马的密切关系干涉内阁成员的任命。

备受压力的祖马5日在其家乡省份一场活动中发表讲话,提及调查报告给自己带来的影响。

“我不怕坐牢,我在(种族隔离)斗争期间已经坐过牢,”祖马说,“如今已没有任何民主辩论的余地,只有律师们在法庭上的争论,这不是民主。”

根据议程,反对派下周可能在议会发起一项针对祖马的不信任议案。祖马今年以来已经在议会经历两次不信任议案表决,但因得到执政党支持而安然过关。(徐超)【新华社微特稿】

祖马下一个“非洲强人”

4月21日,在南非约翰内斯堡,非国大领袖祖马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当天,南非执政党南非非洲人(非国大)领袖祖马在约翰内斯堡举行大选投票前的最后一次新闻发布会。在新闻发布会上祖马呼吁选民积极参加投票,并表示相信非国大将赢得国民议会选举压倒性多数选票。南非将于22日举行自1994年废除种族隔离制度以来的第四次大选投票。最新民意测验表明,非国大在此次议会选举中将获得60%至65%的选票,继续成为国民议会多数党,祖马当选南非总统几成定局。新华社记者徐速绘摄

南非22日将举行全国和省级议会选举,执政党非洲人如无意外将胜出,并推举该党领袖、南非前副总统雅各布·祖马为新总统。

一旦就职,祖马将成为南非结束种族主义统治以来的第四位总统。从出身卑微的放羊人到非洲最发达国家总统,祖马被英国《经济学家》周刊称为下一个“非洲强人”。

今年67岁的祖马出身于南非祖鲁人居住腹地夸祖鲁-纳塔尔省,出身平民家庭。

祖马5岁丧父,由从事帮佣的母亲一手带大。由于家境贫寒,祖马没有接受过正式教育。尚未成年的他替人放牛羊贴补家用。

“我没有父亲,而且条件不允许我上学,”祖马回忆起童年时光说:“所以我得靠自己,我用别人的书本,请教他人。”

艰苦的成长环境历练了祖马的性格。他17岁时加入黑人解放组织非国大,投身反种族主义斗争。祖马3年后成为非国大军事组织“民族之矛”成员,转入反对种族主义统治的地下斗争。

由于时任当局宣布非国大为非法组织,祖马在1963年被捕入狱。他获刑10年,与非国大领导人纳尔逊·曼德拉一同被关押在罗本岛监狱。10年的牢狱生涯中,祖马依靠自学完成教育,并与曼德拉等人共谋推翻种族主义统治之计。

出狱之后,祖马继续反种族主义斗争,在家乡组建非国大地下组织。随着当局加大力度打击非国大,祖马在1975年流亡海外,辗转斯威士兰和莫桑比克,最后落脚赞比亚。

身在国外的祖马被委以重任,在20世纪80年代末期负责运作非国大的地下活动和情报机构。这段经历提升了祖马在非国大内部的影响,为其多年后成为非国大领袖奠定基础。

20世纪90年代南非当局取消对非国大的限制之后,祖马是第一批归国成员之一,得以在本土继续推翻种族主义统治的斗争。

因为其贫寒出身和反种族主义的斗争经历,祖马深受南非普通民众欢迎,在中低收入黑人选民中拥有较高支持率。

今年26岁的南非选民乌约·索索出身贫民窟,每天贩卖废旧金属收入约1美元。他告诉路透社记者自己支持非国大和祖马。

“我们喜欢祖马,因为他是我们的一员,”他说,“他会给我们贷款、为我们建房子,非国大……救了我们的命。”

索索对非国大的忠诚颇具代表性。据统计,支持非国大的选民中96%是黑人,他们生活贫困,大都没有接受过正式教育。他们对非国大的支持不无道理。自从在1994年南非首次多种族大选中获胜以来,非国大不仅实现了不流血的种族和解,还建立起非洲唯一广泛的国家福利体系,得以15年不间断执政。

非国大执政以来,有1250万人受益于国家福利体系,而1996年的受益人数不过300万人。受惠于政府项目,南非近1000万低收入者告别肮脏、拥挤的棚户区,搬入270万套廉价房屋。如今,已经有近80%的南非家庭有电力和清洁用水供应,而1996年的水平不过三分之一。此外,南非国内建起越来越多的免费诊所,全国570万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的60%正接受抗逆转录酶治疗,就连一直居高不下的犯罪率也有所下降。

祖马凭借平民气质赢得选民支持。他在政坛沉浮多年成为非国大领袖,自有过人之处,但也引发不少争议。

出身卑微的祖马谈吐风趣、为人精明,总能给人们留下亲切、和善的印象。在家乡被支持者包围时,祖马不惜抽出时间与在场向他打招呼的每个支持者交谈。无论受过良好教育的白人企业家还是出身贫寒的黑人,往往被祖马的性格魅力“通吃”。

在配有空调的五星级酒店里,祖马身着熨烫服帖的名牌西服和搭配得当的丝质领带,用其特有的机智务实的演说打动白人听众。

在闷热的大型露天球场集会上,祖马却完全变了一个人。他身着亮黄色非国大T恤、佩戴深黑色墨镜,与台下黑人支持者高声同唱反种族隔离制度歌曲《把我的机关枪拿来》,并随着音乐起舞。在这样的集会上,祖马会警告非国大原成员:“如果离开非国大,外面可冷了,非常冷!”

政治谈判中,祖马老谋深算,可谓一把谈判好手。1994年南非首次多种族大选前夕,祖马出面调停了非国大与因卡塔自由党支持者之间的矛盾。因卡塔自由党是以夸祖鲁-纳塔尔地区祖鲁族为主的黑人民族主义政党,当时两党支持者打斗造成上千人伤亡。

祖马从不讳言自己的贫寒出身,并以身为黑人为骄傲。即使身居高位,他仍然身着祖鲁人的豹皮服饰参加传统仪式。“没受过正式教育的人通常被蔑视并自觉羞辱,”祖马谈及自己的出身说,“我做了受过教育的人应该做的一切。

即使祖马的批评者也承认,他是个性“招人喜欢的家伙”,但他的其他作为却难免引起争议。

祖马奉行一夫多妻制。他最近第六次结婚,新婚妻子比他年轻30岁。已经有18个孩子的祖马曾公开承认,爱自己的所有妻子。

生活奢华的祖马自2003年以来不断受到受贿、腐败、等罪名指控,但均没有被正式定罪。在被指控犯下案的审判中,祖马虽然被无罪释放,但却暴露出对艾滋病传播知识的无知。他在法庭上说,与携带HIV病毒的女原告发生无安全防范性关系之后,自己洗过澡因此不会染上病毒。

政治上,非国大在国民议会的三分之二的多数可能不保,祖马必须考虑如何巩固并扩大非国大影响力。

非国大获得半数以上议席胜出选举并不难,能否保住在议会中三分之二以上的多数议席,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民大会党在选举中的表现。去年12月组建的人民大会党堪称非国大内部斗争的产物。

2005年6月,祖马朋友兼财务顾问亚·谢克因腐败和欺诈获罪。时任总统塔博·姆贝基解除祖马副总统职务,两人在非国大内部斗争公开化。

2007年12月,祖马击败姆贝基当选非国大领袖,得以在今年选举中以非国大候选人身份参选。但检方却抓住祖马的腐败指控不放,表示将就此上诉。由此触发非国大党内及其左翼盟友对姆贝基的强烈反弹。

祖马富有感染力、易于相处的性格与姆贝基形成鲜明对比,似乎为两人权力斗争的结局作注脚。

与祖马同龄的姆贝基出身南非黑人精英阶层,早年留学英国完成经济学学业。姆贝基是继曼德拉之后南非的第二个黑人总统。他沉默寡言,与祖马相比与国内草根阶层接触有限。

双方权力斗争以姆贝基去年9月辞职告终。姆贝基的追随者因此离开非国大,成立了人民大会党。最新民意调查结果显示,人民大会党可能获得15%的选民支持。除此之外,第一大反对党民主联盟也在力争利用这一绝好机会让非国大无法夺取议会绝对多数。

实际上,非国大面临的核心问题远远超出选票统计结果。非国大执政15年来,尽管绝对意义上的贫困水平大幅降低,但国内的贫富差距增大。英国《经济学家》周刊报道,就贫富差距而言,“南非如今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国家之一”。

文章认为,与往年选举相比,选民如何投票不仅取决于种族因素,更取决于社会经济因素。支持非国大的选民大部分是贫穷、受教育有限的黑人。第一大反对党民主联盟的支持者则与此完全相反:64%为白人,还有少量印度裔选民和其他有色人种,但几乎没有黑人。民主联盟的支持者大都年纪较长、比较富裕而且受教育程度高。

人民大会党的支持者构成介乎非国大和民主联盟两个极端之间。支持该党的选民既有白人又有黑人,他们属于不同年龄段,是接受过中等教育且相对富裕的中产阶级。

全球金融危机可能进一步拉大南非的贫富差距。至于当选后将奉行怎样的经济政策,祖马语焉不详。一方面,他告诉非国大支持者,将把中低收入选民的利益放在心头。另一方面,他宽慰商界人士,称不会奉行高税收政策。(袁原)

南非前总统祖马入狱引发致命暴力和抢劫骚乱政府紧急部署军队

根据俄通社、英国广播公司、法新社、路透社等报道,在前领导人雅各布祖马被监禁后,南非发生致命暴力、抢劫和骚乱,商店被洗劫一空,车辆被点燃。建筑物被纵火,导致购物中心着火,已经致多人死亡,南非军方已经在比勒陀利亚和约翰内斯堡所在的豪登省和前总统的家乡夸祖鲁-纳塔尔省两个省部署了部队。那二个省的祖马支持者非常多。至今,已有200 多人被捕。

祖马在担任总统期间未能参加对腐败的调查,因此被判藐视法庭罪。此案在南非引发了前所未有的震动,在南非的历史上,从未有过前总统被判入狱。

在高等法院因藐视法庭而判处反种族隔离斗士、前总统祖马入狱后,已经发生连续四天的暴力和抢劫事件。暴力事件已经从德班蔓延到豪登省的约翰内斯堡。人们看到手持棍棒、高尔夫球杆和树枝的抗议者在约翰内斯堡的中央商务区。

南非军队发表声明称,它派遣部队为南非警察提供安全以及确保他们安全的工作环境。

南非总统祖马回应调查报告称“自己“不怕坐牢”

南非总统雅各布祖马5日在监察专员报告公布后的首次公开讲话中说,自己“不怕坐牢”。

南非监察专员办公室2日公布一份调查报告,称发现政府高层可能存在腐败行为的证据,呼吁设立特别调查委员会,专项调查被认为与总统雅各布祖马关系密切的古普塔家族。

这一家族上世纪90年代从印度来到南非后逐渐建立起一个涵盖矿产、运输、技术和传媒等领域的商业帝国,先前被人指认涉嫌利用与祖马的密切关系干涉内阁成员的任命。

备受压力的祖马5日在其家乡省份一场活动中发表讲话,提及调查报告给自己带来的影响。

“我不怕坐牢,我在(种族隔离)斗争期间已经坐过牢,”祖马说,“如今已没有任何民主辩论的余地,只有律师们在法庭上的争论,这不是民主。”

根据议程,反对派下周可能在议会发起一项针对祖马的不信任议案。祖马今年以来已经在议会经历两次不信任议案表决,但因得到执政党支持而安然过关。(徐超)【新华社微特稿】

南非69岁总统祖马被传将迎娶第五任妻子

2010年,1月4日,南非总统祖马迎娶第三名现任夫人马比佳时,与新娘跳舞。

南非总统祖马被传又要娶妻。这位祖鲁人的草根英雄,坚决奉行传统一夫多妻制,对西方观念不屑一顾,从上任之初,就成为全世界的话题人物。

祖马曾在电视采访中为自己辩护:“许多政治人物私下有情妇和私生子女,却对外界隐瞒……我更喜欢公开,我比那些在外面左拥右抱的西方政客更加愿意承担责任。我爱我的妻子们。”

英国《每日邮报》近日爆料,现年69岁的南非总统祖马被传又将迎娶第五房妻子。英国《》报道,祖马不久前参加了他一个女儿的婚礼,他的前女友穆朗戈小姐也陪在一边,与总统家人坐在一起。许多人认为,祖马此举是在暗示,穆朗戈将加入他不断增加的配偶名单中,成为继现任三房太太和一位对外公开的准“四太”之后的第五位妻子。报道称,祖马是上世纪90年代认识穆朗戈的,她也是总统其中两个孩子的母亲,并与总统一家保持着亲密关系。不过,流言传开后,总统的发言人出面澄清说,总统再婚的谣言没有任何根据。

到底是三个还是五个,数量对祖马而言不是什么问题。他坚决信奉的是祖鲁人传统的一夫多妻制。南非政府1998年宣布这一传统合法。在南非最高层的领导者中,出身祖鲁人的祖马则是第一位奉行并公开承认自己支持一夫多妻的“大人物”。据报道,祖马曾在一次电视采访中为自己辩护道:“许多政治人物私下有情妇和私生子女,却对外界隐瞒,装作自己坚持一夫一妻制,我更喜欢公开,我比那些在外面左拥右抱的西方政客更加愿意承担责任。我爱我的妻子们,我为我的孩子们骄傲。”

2009年5月,祖马就任南非总统时,当时的三位太太都参加了总统就职典礼。其实祖马到目前一共结过五次婚,其中有一位自杀,一位与之离异。除了地位比较稳定的三位现任太太,他还有几个愿意随时娶的“未婚妻”,有“多得数不清”的情人,他的妻子、情人们给他生育了十九个孩子。

祖马出身南非九大黑人部族中人数最多的祖鲁人。他们在南非的人口超过1000万。但在祖马就任以前,在南非政治生活中唱主角的是科萨人。祖马的上台,也让祖鲁人和祖鲁人的文化一时间扬眉吐气。

以传统农牧业为生的祖鲁人,和非洲许多传统部落一样,奉行一夫多妻制的婚姻制度。有不少文化学者深入研究祖鲁人的文化形态。在祖鲁人的家庭生活中,男人主要负责在外放牧和挣钱,女人负责家务。牛,在祖鲁文化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是祖鲁人财富的象征。在祖鲁人的婚嫁中,牛是最重要的聘礼,一个家里有很多牛的祖鲁男子可以娶到很多妻子。想要换取牛群给儿子娶妻的家庭,也乐意将女儿嫁给富有的人家做三房、四房。牛的数量往往决定着一个男人的地位和财富状况,也决定着他能拥有的妻子的数量。而这些祖鲁妻子们,并不因为老公妻妾成群而低贱卑微,她们是祖鲁家庭的核心劳动力,在部落生活里扮演着重要角色。

众多的妻子是一个祖鲁男人地位的象征。祖马曾有五位妻子,但和生活在祖鲁人聚居中心夸祖鲁—纳塔尔省的祖鲁王的十几位嫔妃相比,祖马已经“逊色”多了。原则上,这些妻子们之间是相安无事的,在家庭生活中各司其职。相比之下,大太太或者是家族财产继承人的母亲,在妻妾里的地位较高。

祖马出身贫寒。五岁时父亲去世,母亲要在大户人家里做工来养家。小学没读完,祖马就辍学了。他开始当起了放牛娃。17岁,祖马就加入“非洲黑人解放组织”,成为其中的活跃分子。1963年,祖马被当时的白人种族隔离政府以“阴谋推翻政府罪”逮捕,被判入狱十年。在有“南非黑人政治家的摇篮”之称的罗本岛监狱服刑。这让他吃尽苦头的同时,也在政治上“镀金”。

在狱中,他开始努力学认字。据报道,他还曾虚心向曼德拉请教演讲技巧,向曾经留学英国的姆贝基学习外交礼仪和外交辞令,还从别的狱友那里学习英文和理论。出狱后,他一直追随曼德拉继续革命,也成为姆贝基的副手。因为其贫寒出身和反种族主义的斗争经历,祖马深受南非普通民众欢迎,特别是在中低收入黑人选民中拥有较高支持率。2009年4月22日,南非举行了自1994年废除种族隔离制度后的第四次全国大选,非国大再次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作为该党唯一总统候选人的祖马,在5月6日国民议会举行的总统选举中,毫无悬念地登上了总统宝座。

祖马经常穿着祖鲁人的传统豹皮服装参加仪式,在仪式上载歌载舞。广大贫穷黑人和党内人士喜欢祖马饱满的光头和富有感染力的笑声,亲切地称他为“我们的祖鲁男孩”,为其自创自唱的反种族隔离歌曲“请把我的机关枪拿来”感到热血沸腾。

虽然近年祖马接连因腐败案、案被审判,备受一些反对声音的非议,支持他的民众仍认为这都是可以忽视的瑕疵。不过,大多数白人和一些党内精英则不太喜欢祖马,认为他没有资格和能力领导南非。

祖马的每一位妻子在他人生不同阶段,都恰到好处地扮演了丈夫需要的角色。在他上任之初,外界曾就谁能当上有过一番争论。现在看来,这并不是问题。

祖马的第一位妻子,名叫西扎克莱·库马洛,是乡下一位普通女子。两人1959年相识,1973年结婚。祖马被捕入狱十年期间,库马洛不离不弃,她那时才20岁,在家乡默默照料家中老人,还要到白人家打短工维持生活。库马洛一直没有生养孩子,但祖马却始终十分敬重她。祖马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对库马洛会始终不离不弃。

祖马从罗本岛放出来以后,又被南非白人政权流放。这期间,他结识了恩科萨扎娜·德拉米尼。德拉米尼是非国大成员,两人志同道合。德拉米尼亲手教祖马识字,帮他撰写演讲稿子。

他们养育了4个孩子。不过在1998年,这位南非外交部长、祖马政治生涯的得力助手,以“不可调和的分歧”为由,跟祖马离了婚。但无论在私下场合,还是在公开场合,他们从来没表现出相互厌恶。2007年12月,祖马和总统姆贝墓争夺非国大主席一职。谁当非国大主席,谁就是党内总统候选人。在这个关键时刻,已经是前妻的德拉米尼仍出手相助,她以雄辩的口才帮祖马打赢了竞争之仗。

但不是每位妻子都能与祖马和谐生活。不能忍受丈夫“博爱”的第三任妻子凯特,因为不堪冷落,在2000年12月自杀。她跟祖马养育了五个孩子,自杀前据说患有深度的抑郁症。在遗书中,凯特说与祖马的婚姻让她痛苦不堪,并禁止祖马出席她的葬礼。

2008年1月,祖马又娶了努图里。这位喜欢抛头露面,笑容可爱的太太很受南非人喜欢。努图里也很得祖马的宠爱。据报道,她陪着祖马出席宗教集会,集会中,努图里建议人们“忘记政治上的争斗和报复,上帝不喜欢人们每天吵吵闹闹”。集会后,一位南非时事评论员说努图里“漂亮、丰满,显然更关注其他人的福祉”。

祖马最新娶的三太太马比佳是个70后。迷人、开朗,还是祖鲁兰大学的商学学士。她跟祖马维持了10年的地下情人关系。这位白领丽人曾经在标准银行上班,还在南非运营商CELL C当过行政经理。如今,她给祖马生了两个孩子。